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录 | 忘记密码
  • 首页
  • 本会概况
  • 当前位置:首页 > 知青人物

      最新内容

      最新图片

    最新视频

    知青情 广播缘( 张辉在第四届《中国梦· 知青梦》论坛的演讲稿

    2016年 11月 14日
    来源: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 作者:张辉 点击:
    知青情 广播缘 ( 张辉在第四届《中国梦· 知青梦》论坛的演讲稿) 各位知青朋友,大家好! 我来自浙江临海,名叫张辉。我们临海,是一座融合了千年古城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有一句话叫做“千年府城墙,满街文化人”,说的就是我们这个江

    知青情 广播缘

    ( 张辉在第四届《中国梦· 知青梦》论坛的演讲稿)



    各位知青朋友,大家好!

    我来自浙江临海,名叫张辉。我们临海,是一座融合了千年古城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有一句话叫做“千年府城墙,满街文化人”,说的就是我们这个江南古城。欢迎大家来我的家乡做客。


    今天,我应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和上海市青年运动史研究会“中国梦,知青梦”论坛组委会的邀请,来到了上海,面对这么多的知青朋友,内心充满了喜悦和温暖,为自己与在座的朋友们同处一个时代,同走一条道路,同怀一种激情,同献一段青春,感到骄傲和自豪。

    四天之前,也就是十一月一日,我刚过了六十岁的生日。回顾自己的人生路,风风雨雨经历了很多,今天重新审视自己,对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过去岁月中的很多片段,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是那么亲切,耐人回味。特别是下乡插队的日子,生活非常艰苦,我仍能坚守梦想,不改初心,以积极乐观的精神状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梦想成真。农村的广阔天地,可亲可爱的农民兄妹,筑就了我的知青情怀,至今怀恋。

    组委会给我25分钟的时间,下面我分四个部分向大家讲讲我以为值得一说的故事。

     

    一、知青情结

    1973年我高中毕业,随后就去了本市城南公社东山大队插队。在农村,我做过赤脚医生,当过代课教师,养过蚕,种过田,进出过砖窑,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我还做过坟。

    一个城里的小姑娘竟然去做坟,说给大家听,也许都不会相信。那是因为有一座归属于我们大队的小山坡叫“野猪岙”,是专供城里人丧葬用的坟地。由于要抓副业,城里人要来这里建坟墓,大队规定必须由我们副业队来做。(哈,那个时候也可说是霸王条款了。)当时我们这些知青正好被分配在副业队,因此不管什么活都要一起参与。我的胆子原来很小,就是因为在农村连做坟这样的事都经历过,无形中练壮了胆魄。

    我学做赤脚医生,每逢给学生们打防疫针,公社卫生所人手欠缺,就会抽调我去帮忙。我还当过代课老师,有哪位任课老师因为生病或其他情况请了假,学校就会请我去代课。至于摊猪栏、扒牛粪、插秧苗、种小麦,采桑养蚕,村姑们能干的活我都能干。

    总之,农村的生活虽然艰苦,但是那段日子,我以为是我人生中最值得回味和值得肯定的岁月,它让我获益多多,终身难忘。也因为那段日子,我了解了农村,贴近了农民,丰富了人生。而今,四十三年过去,每当我想起这段难忘的经历,仍然是感怀于胸。

    为此,我多次回到当年下乡插队的东山大队,探访老东家,与农家姐妹们聊家常,把对农家兄妹的感情和自己的感悟写成了一篇篇深情的文字。如《那乡土味儿》《栀子花开》《再回东山忆当年》《我的农家姐妹》《喜见老东家》等等,无不寄托了我的知青情怀。一日知青,终生知青,一个人一旦有了下乡插队的经历,就永远具有了知青的情结。



    当然,与大家相比,我只是一名在本市郊区插队的小知青,没有像那些远离故土,戍边垦荒,水土不服、食不果腹、孤寂无援的知青那样,承受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与大家相比,我幸运多了。

     

    二、梦想成真

    从小,我的梦想就是当一个广播员。小时候面对那个高高挂在电线杆上的“木匣子”——广播喇叭,感到很好奇,听着广播员动听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我心生向往。心里就在想:什么时候我也能在里面说话,为大家播音才好呢!从此开始,我久为能当上广播员而奋发努力。

        小学三年级文革开始,没书读,没课上,成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哀。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追逐那个广播梦,我一直坚持学习普通话,那个时候,字典,广播和收音机都是我的好老师、好伴侣。后来即便是下乡插队,我也从来没有间断。因为心中有梦,再苦再累也不觉得。那个时候,一天劳作下来已经疲惫不堪,但当我支起那盏煤油灯,轻轻地翻开字典朗诵的时候,橘黄色的火苗随风摇曳,理想之光也在我的心头升起。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我爱普通话,普通话也改变了我的命运。下乡插队不到两年,我就因比较标准流利的普通话而被特招进了县里唯一的新闻单位——广播站,当了广播员。当时的广播要求用普通话和方言双重播音,还是有点难度的。在我之前,有十多位竞争者被淘汰,而我留下来了。


    就这样,我真的把梦想变为了现实,走进了我所向往的的那个神秘“木匣子”,实现了儿时的梦,普通话,也就成了我职业生涯的起点。在将近40年的工作历程中,我有一半时间,做的是与普通话有关的新闻工作。从播音员、主持人,到记者;再从编播部主任到台长、书记,之后又被组织调任到政府部门任职到退休。


    回顾人生路,我感慨于自己的心里始终有梦,自豪于自己对人生命运的把握,终使梦想成真。

     

    三、栀子花开

    春华秋实六十载。在我人生的重要关口,我为自己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那就是,把自己近三年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新鲜早世界》栏目播出的60篇文稿和主持人马黎播读的录音,刻录成光盘收编成册,出了一本非常独特、即可听又可看的书,书名叫《栀子花开》,作为送给自己的礼物。


    其中开卷第一篇《栀子花开》,说的就是我在农村插队时与栀子花有关的一段难忘的经历,一个暖心的故事。随着这篇“栀子花开”在中央台的播出,我与上海知青温文旆、与现任新鲜早世界FM电台台长马黎和佰瑞福国际(中国)公司高鹤董事长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是在2013年的8月14日,我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的《新鲜早世界》节目投的稿件《栀子花开》播出。那天上午,我正准备去上班,突然手机响起,并显示出一个上海的号码,我拿起手机还没开口,那头已经传来了急切热忱的声音:“你是张辉女士吗?我是上海知青温文旆。因为今天《新鲜早世界》播出了你写的“栀子花开”,勾起了我浓烈的知青情怀,得知你也是知青,我就向马黎老师要了你的电话,想跟你结识一下。”都说天上掉馅饼,没想到那一天从电波中掉下来一个知青朋友,我好高兴。此后,我们一来二往的,彼此成了很好的朋友。再接下来,我们多次一起牵头举办《新鲜早世界》“沪浙听友会”,成就了我与上海知青团队、中央台金话筒主持人马黎和佰瑞福高鹤董事长的一段广播奇缘。

    《新鲜早世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频道,一个面向中老年听众的广播节目,每天早上五点播出,在全国有上千万听众。节目中经常会播出一些知青的回忆文章,让我们这些有共同经历的人,产生强烈的共鸣。

    由于喜爱这档节目,喜爱马黎的播音风格,敬仰她的人格魅力,我跟上海的知青温文旆、朱自强、俞大明、周道鑫,还有赵炎成等一起牵头,在上海佰瑞福国际(中国)公司举办了首次《新鲜早世界》“沪浙听友会”。在2013年至2015年的三年中,我们每年举办一次。届时,沪浙听友与马黎老师欢聚一堂,探讨如何精办节目和文化养老等课题。佰瑞福高鹤董事长不仅资助会议经费,还在百忙之中亲临会场,发表热情洋溢的演说。会议开得热烈隆重,非常成功。我的这本《栀子花开》一书中的《热心听众温先生》《我与上海知青》《老年人的榜样——赵炎成》《走近马黎》《新鲜早世界,人生好伴侣》等文章,写的就是那个时候的事儿。


    天下知青一家亲。2014年6月,我家人得病,上海的知青朋友温文旆、周道鑫、朱自强、俞大明、张春法等得知后,前后奔走,积极为我联系医院和医生,并且经常前来探望,嘘寒问暖,使得我们虽然身在上海,仍然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和关爱。这种难能可贵的知青互助精神,带给我的是无尽的感动和感恩。(今天其中朱自强、周道鑫、甘为民、史碧云等知青也来到了现场,为我加油鼓劲。谢谢你们。)

    今年四月份,我的《栀子花开》编印成书。五月七日,我邀请亲朋好友及同事举办了一场有250多人参加的新书分享会。会上,马黎老师专门从北京赶来与我一起签名赠书;当年我插队东山村的9位农民代表成了我的座上宾;上海知青团队的十位代表来了;百忙之中的佰瑞福董事长高鹤也来了。特别是高鹤董事长,就为了参加我的分享会,他早上从上海出发,晚上匆匆赶回上海。总之,大家为了分享我的快乐和成果,不辞辛苦,远道而来。这种深情厚谊,如幽兰芬芳,永远沉醉在我的心底。


     

    四、广播结缘

    我与“新鲜早世界”,可谓是一见钟情,三年来与它不离不弃,矢志不渝,并且与节目主持人马黎和创办人高鹤董事长结下了深厚的广播情缘。

    也许同是广播人的缘故,我与马黎情投意合。特别是不安于现状,想干一番事业的秉性,让我们有了更多的共同语言。5月7日,在我的《栀子花开》新书分享会上,当马黎老师和高鹤董事长共同宣布,他们共同创办的针对中老年人的互联网广播——“新鲜早世界FM”电台将于6月18日开播,大家无不欢欣鼓舞,翘首以盼。

    “新鲜早世界”承载了马黎老师的无限深情。一个获得国家级“金话筒奖”的主持人,连续12年经营一档节目,这在广播界极其罕见。马黎对“新鲜早世界”难舍的情怀,我懂;而难能可贵的是新西兰华人企业家高鹤先生他也懂。当他得知即将退休的马黎老师希望以全新的方式继续为中老年人服务,让中老年人跟上时代的步伐,感受更多新时代的温暖而刮目相看。毅然投入大量资金支持马黎的事业,以全新的理念打造一个为中老年人服务的广播平台。我知晓,这不仅仅是友情,更重要的还有胸怀和眼光,以及对中老年朋友的挚爱之情。

    高鹤、马黎和我,同是在三年前的《新鲜早世界》“沪浙听友会”上结识。我们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为了同一事业,彼此“懂得”。特别是高鹤先生,作为一位华人企业家,他对“新鲜早世界”那份挚爱,那份情感和为中老年人服务的真心真情,让我非常感动。他对“文化养老”理念的诠释和对开创养老事业愿景的描绘,让人的精神为之一振。于是,我自觉地成为了“新鲜早世界FM”电台的一位自愿者,希望为高鹤和马黎所创办的电台和“文化养老”事业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面对老龄化浪潮的汹涌而来,对老年人精神世界的重视与关爱,将成为现代社会养老保障体系的珍贵内核。我以为,高鹤董事长和马黎台长创建的《新鲜早世界FM》电台,是文化养老事业的一个契合点,它既是一个传媒工具,又是一个中老年朋友发挥才艺、休闲娱乐、表达精神的平台。只要你有一部智能手机,就可以随时随地收听和参与节目,即兴点评。它不仅节目丰富,信息量大,还集文字、图片、声音于一体,深受中老年朋友的喜爱。我从内心仰望高总和马黎,为他们高起点开创的事业,点一个大大的赞。

    如今,只要有空闲,我就徜徉在《新鲜早世界FM》电台中流连忘返,这是视觉和听觉的盛宴。我不仅积极为其投稿,同时不遗余力地积极发展听友、管理听友群,希望与广大的听友们一起,把承载着文化养老梦想的《新鲜早世界FM》电台做强做大,真正把它打造成中老年朋友的良师益友和精神伴侣。我也为自己自愿投身到这一伟大的事业感到自豪,为与高鹤、马黎所结下的广播情缘而欣慰。

    退休了,有事儿干了,而且干的是正能量,我的生活因此丰富而充实。最近,我还被临海市评为“老干部最美党员”。


    最后,我想请大家一起来欣赏由马黎老师播读、我撰写的散文“栀子花开”。希望大家喜欢。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