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录 | 忘记密码
  • 首页
  • 本会概况
  • 当前位置:首页 > 知青人物

      最新内容

      最新图片

    最新视频

    舍生忘死

    2015年 06月 11日
    来源:《生命记忆》 作者: 点击:
    刘学文 ,男,汉族,1949年11月2日生于天津。身高1.76米,兄妹3人,他排行老大。毕业于天津市第40中学,1966届初中毕业生。1968年10月15日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1师6团2营13连,任木工班长。1971年加入共青团,197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生前曾被评为“优秀共产




    刘学文,男,汉族,1949年11月2日生于天津。身高1.76米,兄妹3人,他排行老大。毕业于天津市第40中学,1966届初中毕业生。1968年10月15日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1师6团2营13连,任木工班长。1971年加入共青团,197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生前曾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1975年6月8日下井抢救知青战友时不幸牺牲,年仅26岁


    刘学文是连里的年轻木工。他体格极棒,话虽不多,脸上却总挂着笑容,人也厚道,朋友很多,人缘很好。在他的工棚里,只要是休息时间,总是高朋满座,笑声不断。他曾请北京知青,电工黄习阳帮他在木工房前安装了一台电锯,能剖原木。除团部木材加工连外,其他连队都没有。因此远近需要加工原木的人常常来此求助,刘学文也成为这一带小有名气的木匠师傅。

     

    他木工手艺好,工作也卖力。不管白天,还是晚上,也不管天冷,还是天热,他从不叫一声苦,不喊一声累。即使战友们去他那里唠嗑,他也不会停止手中的活儿。

    他生活简朴,从不乱花一分钱。回家时却用自己的钱买一些必要的生产工具,带回连队,为集体服务,但从不炫耀。他总是把别人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有求必应,经常帮战友们做一些小的生活用品如小凳子、小木箱等。曾强的弟弟利用业余时间学木工,想拥有一个刨子。刘学文知道后二话没说,把自己用的刨子全都拿出来,让曾强给弟弟挑了一个,还答应有空再帮他做一个新的。当看到老职工家有困难时,就把自己的钱,送到他们家里,并说:你们的困难就是我的困难。像这样关心别人的事,他做过不止一次。

    刘学文在家中是老大,带着比他小5岁的弟弟一起来到兵团(后来他妹妹也来到了连队)。为了让弟弟不想家,过得快乐,他想办法从朋友那儿淘换来2只鸽子让弟弟养着,弟弟爱不释手。弟弟受人欺负时,他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保护。战友曾强喜欢上了刘学文给弟弟的鸽子,一有空就往木工棚跑,去逗鸽子玩。时间一长,刘学文看出来了,就和弟弟商量,尽管弟弟有些不乐意,他还是说服了弟弟,把鸽子送给了曾强。

    刘学文光明磊落、坚持正义。连里有个人人都怕的王姓青年,经常欺负小知青。一次,他又欺负了小战友,刘学文知道后,马上用拳头教训了他。他没有以胜利者自居,更没有“趾高气扬”,而是心平气和地对他讲:大家出门在外,又都年轻,免不了会磕磕碰碰,但以大欺小、恃强凌弱的事干不得……既声张了正义,也教育了那个青年。

    1975年6月8日早上,刘学文他正在安装电刨子,有人告诉他黄习阳为了抢修水泵,在井下缺氧窒息了,好长时间还没有救上来。他立刻向现场跑去。那天,他因脚气复发,穿着拖鞋,但救人心切,掉了一只也没顾得上,光着一只脚跑到井台上,毫不犹豫地喊了声:“我下去!”

    因参加抢救黄习阳的时候,已经知道井下沼气浓重。连长一边喊着“不能下”,一边阻止他,可刘学文早已抓住拴黄习阳的绳子,迅速向井下滑去。到5米的地方他喊了两声“黄习阳”,又下了1米,到了黄习阳被卡处时,刘学文就休克了,抓绳子的手松开了,头冲下,直接坠落到近40米深的井水里。井台上的人,只听到溅起的水花声。

    刘学文的弟弟刘学民是连队的卫生员,此时也在井台上,目睹了哥哥下井救人的壮举,心急如焚。刘学文坠落时的一冲,竟冲破了卡住黄习阳的冰块。井上摇辘轳的人,立刻感觉到黄习阳被卡住的身子松动了。迅速将黄习阳拉了上来。刘学民二话没说,马上为黄习阳做心脏按摩和人工呼吸,接着迅速把黄习阳送进了团部医院。

    刘学文仍在井下。又有人下去试探,还是有憋闷感,很快就被拉了上来。另有人搬来了鼓风机,立刻向井下吹风,下去的人还是喘不上气来;大家又拖来气泵,向井下打气。最后宗景权带着铁梯和铁钩子下到井底,用钩子勾住刘学文的衣服,再用绳子拴好,把他拖了上来。这时离刘学文掉下井的时间已经有2小时零25分钟了。早已赶来的团部医生马上进行人工呼吸,还打了强心针,抢救了30分钟仍无反应。刘学文为救战友而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全连干部、知青、职工和家属都来到现场,没有一个不掉泪的。

     

     

    刘学文追悼会现场

    事后,2营党委召开了全营追悼大会,并号召全营指战员学习刘学文舍己救人的共产主义精神。后来,6团党委认定刘学文为“因公死亡”,没有追认为革命烈士。刘学文的家人和战友们始终认为刘学文是“救人牺牲”,应定为“烈士”,40年来一直在争取中。

     

    战友为刘学文扫墓

     

    (李庆梅根据刘学文父刘守勤妹刘学宝弟刘学民,战友楼宇昂、曾强、孙距江、宋长山等提供的资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