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录 | 忘记密码
  • 首页
  • 本会概况
  • 当前位置:首页 > 知青人物

      最新内容

      最新图片

    最新视频

    云山农场“四 · 一八 ”火灾纪实

    2015年 05月 24日
    来源:《生命记忆》 作者: 点击:
    一九七O年四月十八日,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四师三十九团(云山农场)发生了一场大火,共伤亡一百四十余人,其中严重烧伤四十九人,死亡二十六人,是北大荒史上最为惨烈的伤亡事件。 死亡者中有13名来自北京、上海、天津,齐齐哈尔的知青,他们是: 张瑞华,

    一九七O年四月十八日,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四师三十九团(云山农场)发生了一场大火,共伤亡一百四十余人,其中严重烧伤四十九人,死亡二十六人,是北大荒史上最为惨烈的伤亡事件。

    死亡者中有13名来自北京、上海、天津,齐齐哈尔的知青,他们是:

    张瑞华,女,北京知青,生于1952年6月,1968年5月到兵团39团4连,战士。牺牲时年仅18岁。1970年7月24日被追认为共青团员,授予革命烈士称号,葬于云山农场“4·18”烈士陵园。


     

    李军,女,北京知青,生于1950年8月,1968年5月到兵团39团4连,3班战士。牺牲时年仅20岁。1970年7月24日被追认为共青团员,授予革命烈士称号.葬于云山农场“4·18”烈士陵园。

     

    吕欣和,女,北京知青,生于1950年9月,1969年北京西城区第六女子中学毕业(现北京156中学),同年8月到兵团39团,3连战士。牺牲时年仅20岁。被授予革命烈士称号,葬于云山农场“4·18”烈士陵园。


     

    李冬生,女,上海知青,生于1949年1月,上海市甘泉中学1968届高中毕业生,1969年7月到兵团39团。牺牲时年仅21岁。授予革命烈士称号,葬于云山农场“4·18”烈士陵园。

     

     

    胡莉娟,女,上海知青,生于1950年12月,上海市甘泉中学1967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5月到兵团39团4连,3班班长。牺牲时年仅20岁。被追认为中共党员,授予革命烈士称号,葬于云山农场“4·18”烈士陵园。

     

     

    秦龙妹,女,上海知青,生于1951年11月,上海市甘泉中学1968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5月到兵团39团4连,3班副班长。牺牲时年仅十九岁。被追认为共青团员,授予革命烈士称号,葬于云山农场“4·18”烈士陵园。

     

     

    陈根娣,女,上海知青,生于1952年9月.1969年初中毕业,同年5月到兵团39团4连,3班战士。、牺牲时年仅18岁。被追认为共青团员,授予革命烈士称号,葬于云山农场“4·18"烈士陵园。

     

     

    张桂莲,女,上海知青,生于1952年10月,1969年初中毕业,同年5月到兵团39团4连,3班战士。牺牲时年仅18岁。被追认为共青团员,授予革命烈士称号,葬于云山农场"4·18”烈士陵园。

     

     

    赵学云,女,天津知青,生于1951年,1968年初中毕业,同年10月到兵团39团4连,3班战士。牺牲时年仅19岁。被追认为共青团员,授予革命烈士称号,葬于云山农场“4·18”烈士陵园。

     

     

    徐秀桂,女,天津知青,生于1950年,1968届初中毕业生,同年10月到兵团39团4连,战士。牺牲时年仅20岁。被追认为共青团员,授予革命烈士称号,并追记三等功,葬于云山农场“4·18”烈士陵园。

     

    侯淑贤,女,齐齐哈尔知青,生于1952年,1969年初中毕业,同年8月到兵团39团4连,战士。牺牲时年仅18岁。被追认为共青团员,授予革命烈士称号,并追记三等功,葬于云山农场“4·18”烈士陵园。

     

    郝玉范,女,齐齐哈尔知青,生于1952年2月,1969年初中毕业,同年8月到兵团39团4连,战士。牺牲时年仅18岁。被追认为中共党员,授予革命烈士称号,葬于云山农场“4·18”烈士陵园。

     

     

    张树军,男,齐齐哈尔知青,生于1952年3月,1969年初中毕业,同年8月到兵团39团4连,战士。牺牲时年仅18岁。被追认为共青团员,授予革命烈士称号,并追记三等功,葬于云山农场“4·18”烈士陵园。

     

    四月,正是北人荒春耕大忙季节,田野上,晒场上,到处呈现出一派繁忙景象。四月,也是北大荒乍暖还寒,风儿最大的季节。此时,荒原上雪化草枯,极易燃烧。而偏偏开荒时需要烧荒,略有不慎,便酿成灾难。

    一九七O年四月十八日,临近中午,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39团4连的西南方向发生了荒火。为了不让荒火烧到连队,继而威胁完达山林区,4连的人们拿起扫帚、铁锹等工具向火场奔去。与此同时,团部也了解到了火情,立即通知各连迅速组织人力扑火。

    各路扑火人员快速向火场集结。大家用树枝、铁锹、麻袋等工具奋力扑向大火。手中工具烧光了,他们就脱下衣服沾了泥水,继续打火;有的被草甸子的塔头墩子绊倒了,就跪着打火。不知经过多长时间,眼看火就要被扑灭了。突然,风向一转,左前方一股猛火向扑火的人群扫来,人们躲闪不及,许多人被卷入火海,窒息烧死,现场惨不忍睹。据统计,这场火灾致二十六人死亡,重伤四十九人,轻度烧伤的更多。罹难者中有十三名北京、上海、天津、齐齐哈尔等城市的知青,其中十二名女性,仅一名男性。他们都是十八到二十岁的青年。死伤者中也有当地的职工、家属以及在校的学生,还有因中苏关系紧张而从兴凯湖地区迁到此地的所谓刑满释放人员,其中年龄最小的只有十四岁。

    此次扑火,伤亡如此严重,震惊了整个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和沈阳军区,甚至惊动了国务院。军区和兵团的领导极度不安,和平年代一下牺牲了那么多人,特别是知青,如何向社会交代,如何向知青的家乡和亲属交代!各级领导指示:做好牺牲人员的善后工作,特别是牺牲知青的善后,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受伤人员。

    兵团的领导立即率队赶到三十九团调查情况。牺牲知青的亲属也很快抵达团部。4师政委李义坦亲自坐镇主持善后工作,成立了善后工作组。在与牺牲知青家属的见面会上,李政委肯定了牺牲知青是保护国家财产的英雄行为,宣布师党委决定授予他们烈士称号,按国家政策做好善后工作。并表示工作中存在错误,愿意接受上级的批评和处分。更希望大家节哀,化悲痛为力量,作好今后的工作。李政委的诚恳和负责态度,使牺牲知青的亲属理解接受。兵团的善后工作告一段落后,进一步的善后事宜移交所在城市的民政部门处理,亲属按月领取抚恤金,享受烈士待遇。

    三十九团的医疗条件有限。为使伤员得到更好、更及时的治疗,沈阳军区和兵团动用了部队和民航直升机,及时安全地把伤员运送到哈尔滨各大医院和佳木斯医院,为抢救伤员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在哈尔滨和佳木斯治疗的伤员,受到来自国务院、军区、兵团,以及哈尔滨、佳木斯各级革委会和广大市民,从精神到物质的关怀。北京积水潭医院、福州军区总医院派来了最好的烧伤专家,全国共有二十四个医疗单位的五十余名医生协助抢救。哈市五大医院和北京、上海、天津等地的医院进行电话会诊,哈市电讯局打破常规接通线路,使电话会诊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哈尔滨和佳木斯驻地部队和普通市民都纷纷涌到各医院要求为伤员献血、献皮。只要对伤员伤情恢复有帮助的特效药和物品,全国很多地方的医药、邮政、运输等行业都会大开绿灯及时将药物送到伤员的病房。伤员们得到了最好的治疗,为今后的整形治疗奠定了基础。后来,伤重者转到全国各地最好的整形医院进行了为期两至三年的整形治疗,容貌及肢体的功能得到了一定的恢复。

    据后来调查认定,那股突发的大火,是经当时三十九团一位副团长批准同意的另一开荒点违规烧荒造成的。对负主要领导责任,擅自批准烧荒,酿成大祸的副团长,因过失罪被判有期徒刑两年。

    火灾发生后,缺乏科学合理的救火指挥,也是造成事故的直接原因。团里从没有对干部战士和职工家属进行过荒原救火的基本教育,致使救火人员,特别是城市来的知青,缺乏预防事故的知识,仅凭“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必然造成大量伤亡。这些都是这场火灾留给人们的惨痛教训。

    后来,受伤的知青中有两名被推荐上了大学。大部分受伤知青在一九七六年按政策病退返城,安排了合适的工作。上海和天津两位重残知青,因无单位接收,只把户口迁回城,工资关系还在原单位(现在的云山农场),因此他们现在还是属于农场的退休职工。

    所有受伤知青,同城后在精神和生活上都经历了比其他返城知青更多的曲折和磨难。现已退休的他们提起四十多年前影响自己一生的那场火,他们都很坦然,表示非常怀念一起救火牺牲的战友,当年作为风华正茂的热血青年,都是抱着抢救国家财产的心态去救火的,这和最终这件事如何定性没有关系。

     

    (上海知青李玉香、北京知青南晓云)

     

    附件一

    中共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九团委员会

    关于给安士瑞等同志记三等功和通令嘉奖的决定


    在毛主席“六 · 一八”批示的光辉照耀下,正当全团指战员、革命职工、家属全面落实毛主席“备战、备荒、为人民”,“提高警惕,保卫祖国”,“要准备打仗”的伟大战略方针,掀起“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新高潮的时候,四月十八日,为了保卫家森林资源和人民生命安全,扑灭了一场特大荒火。

    在“四 · 一八”扑灭荒火的战斗中,高步康、张作民等同志和四连三班,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突出无产阶级政治,在冲天大火面前,英勇顽强,无私无畏,表现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彻底革命精神。在烈火烧身的关键时刻,抢救战友,舍生忘死。不怕牺牲,坚持战斗。在生命的危急关头,他们念念不忘伟大领袖毛主席,唱出了时代的最强音“毛主席万岁!”表现了共产主义的高贵品质,为革命、为国家谱写了一曲气壮山河的毛泽东思想的胜利凯歌。

    为了表彰他们的英雄主义精神,兵团党委和师党委巳作出决定,分别给予高步康、张作民等十二名同志和四连三班记一、二等功。为此,团党委决定,给予下列同志分别记三等功和通令嘉奖。

    共产党员四连副政治指导员安士瑞同志记三等功;

    共青团员三连兵团战士肖世高同志记三等功;

    共青团员三连兵团战士马淑云(女)同志记三等功;

    共青团员四连兵团战士罗敏同志记三等功;

    共青团员四连兵团战士周伟荣同志记三等功;

    三连班长杨宇麟同志记三等功;

    四连班长孙锦芬(女)同志记三等功;

    三连兵团战士李璐(女)同志记三等功;

    四连兵团战士史美德(女)同志记三等功;

    四连兵团战士张述云(女)同志记三等功;

    四连兵团战士李玉香(女)同志记三等功;

    四连兵团战士翟英选(女)同志记三等功;

    四连兵团战士张敏杰同志记三等功;

    四连家属程秀英(女)同志记三等功;

    四连学生王多荣(女)同志记三等功;

    工业一连兵团战士张石牛同志记三等功;

    运输连兵团战士包青宝同志记三等功;

    三连家属刘聚福同志追认为共产党员,追记三等功;

    四连家属孙立径同志追认为共产党员,追记三等功;

    四连兵团战士徐秀桂(女)同志追认为共青团员,追记三等功;

    四连兵团战士侯淑贤(女)同志追认为共青团员,追记三等功;

    四连兵团战士张树军同志追认为共青团员,追记三等功;

    三连学生崔洪福同志追认为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追记三等功;

    四连学生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王东花(女)追记三等功;

    四连家属阮光珍(女)同志追认为共产党员;

    四连三班班长胡莉娟(女)同志追认为共产党员;

    四连兵团战士郝玉范(女)同志追认为共产党员;

    四连三班副班长秦龙妹(女)同志追认为共青团员;

    四连三班兵团战士张桂莲(女)同志追认为共青团员;

    四连三班兵团战士赵学云(女)同志追认为共青团员;

    四连三班兵团战士李军(女)同志追认为共青团员;

    四连三班兵团战士陈根娣(女)同志追认为共青团员;

    四连兵团战士陈淑华(女)同志追认为共青团员;

    四连兵团战士王春香(女)同志追认为共青团员;

    四连兵团战士张瑞华(女)同志追认为共青团员;

    三连学生,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线晓萍(女)同志追认为共青团员;

    三连学生周家信同志追认为毛泽东思想红卫兵;

    共产党员畜牧二连副政治指导员张文云(女)同志团通令嘉奖;

    共产党员四连排长郭兴初同志团通令嘉奖;

    共产党十二连排长沈家永同志团通令嘉奖;

    共青团员畜牧二连班长任晓勇(女)同志团通令嘉奖;

    共青团员四连班长王顺根同志团通令嘉奖;

    共青团员十二连班长纪延祥同志团通令嘉奖;

    共青团员四连卫生员霍汝森同志团通令嘉奖;

    共青团员四连兵团战士许建忠同志团通令嘉奖;

    共青团员三七学校教员周金华(女)同志团通令嘉奖;

    四连排长陈宗荣同志团通令嘉奖;

    四连代排长马胜利同志团通令嘉奖;

    四连副班长杨锦华同志团通令嘉奖;

    四连车长王西见同志团通令嘉奖;

    四连车长宋元洪同志团通令嘉奖;

    四连木工组长王乃恒同志团通令嘉奖;

    三连兵团战士施才喜同志团通令嘉奖;

    四连兵团战士董亚珍(女)同志团通令嘉奖;

    四连兵团战士冬云英(女)同志团通令嘉奖;

    四连兵团战士马洪娥(女)同志团通令嘉奖;

    四连兵团战士李会宝同志团通令嘉奖;

    四连职工线翠德同志团通令嘉奖;

    四连职工高玉伦同志团通令嘉奖;

    四连家属班长刘玉兰同志团通令嘉奖;

    四连家属邓尚秋同志团通令嘉奖;

    三连学生李庆明同志团通令嘉奖。

    团党委号召全团干部、战士、革命职工、家属和红小兵,要坚决响应师党委的号召,立即掀起一个向孙连华、高步康、张作民等同志学习的高潮。要以孙连华、高步康、张作民等同志和四连三班为榜样,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突出无产阶级政治,学英雄思想,走英雄道路,创英雄业绩,进一步掀起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群众运动新高潮。掀起活学活用新党章和两个决议的新高潮。掀起“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的新高潮,为全面落实“九大”向我们提出的各项战斗任务,“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在屯垦戊边的伟大斗争中,为人民立新功!

     

        中共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九团委员会

        一九七O年七月二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