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录 | 忘记密码
  • 首页
  • 本会概况
  • 新闻综合
  • 工作动态
  • 学术动态
  • 文化活动
  • 热点专题
  • 会员专区
  • 知青文库
  • 知青史料
  • 知青场馆
  • 知青人物
  • 知青后代
  • 知青生活
  • 视频
  • 图片
  • 征文报刊
  • 二次插队的喜悦一一贾爱春、徐桔桔访谈实录

    2014年 07月 19日
    来源:《知青》杂志 作者:虞哲杰 点击:
    《新民晚报》2012年9月25日A4版“喜迎党的十八大”专栏中,刊登了记者潘高峰的通讯《做点能改变现状的事》,介绍了上海知青徐桔桔和北京知青贾爱春重返第二故乡黑龙江带领百姓致富的故事。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作了批示,称“读完此文,既敬佩又感动,使我

    《新民晚报》2012年9月25日A4版“喜迎党的十八大”专栏中,刊登了记者潘高峰的通讯《做点能改变现状的事》,介绍了上海知青徐桔桔和北京知青贾爱春重返第二故乡黑龙江带领百姓致富的故事。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作了批示,称“读完此文,既敬佩又感动,使我增加了信心和力量。”一石激起干层浪。徐桔桔和贾爱春的事迹迅速传遍了京沪的大街小巷,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被老知青继续为边疆建设作贡献的精神所感动。

    在潘高峰采访贾、徐事迹之前的8月下旬,笔者在黑河“首届中国知青文化周”上邂逅贾、徐二人,闻知她俩的故事,就怀着敬佩和好奇的心情与她们进行了交谈。她们侃侃而谈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现将她们的谈话整理出来,与大家分享。从这些原汁原味的话语中,更能让我们品味到她们浓浓的北大荒情结和无私奉献的精神内涵。

    贾爱春:(激动地)刚听说黑河市正在举行“首届中国知青文化节”活动,来了全国那么多的知青,我和桔桔高兴地赶来,可惜晚了一步,活动快结束了。不过见到你们就像见到老朋友,真高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贾爱春,现在是黑龙江省逊克县边疆山河种植合作社的董事长。她叫徐桔桔……

    徐桔桔:我是合作社的党支部书记。

    贾爱春:我俩一搭一档。交际、出头露面的事,比方跑项目、跑资金什么的杂事,我来做;桔桔嘛,坐阵合作社,做思想工作,管理内务。

    徐桔桔;(文文气气地)我们配合得蛮默契、蛮好的。

    贾爱春:我俩原先都在逊克县双河大队插队落户。这个大队就是当年知青英雄金训华烈士战斗过的地方,他的墓也在那儿。金训华为抢救生产队里的电线杆牺牲了。知青林宏是一位将军的女儿,当年她为了追寻金训华的足迹来到逊克县,后来也成为响当当的知青典型。我是北京知青,开始不在这儿插队,就是冲着林宏才来到奇克镇山河村插队的,在那儿一干就是十年。嗨,让我唱首《北大荒我爱你》的歌吧。(说着她边唱边跳起来,引得众人鼓掌叫好)

    徐桔桔:我是l970年从上海来逊克县插队的,来的时候l7岁,后来入了党、被选为妇女队长,一直干到27岁才被调回去,顶我父亲的职,进了上海电影制片厂,后来当了财务处副处长。退休后,我不甘心就这么混日子度晚年,去了一家韩国公司做财务。

    贾爱春:桔桔在韩国公司的工资是五位数,她辞了工作,被我拉来第二次插队。我家住在北京天安门边上,退了休,本来可以每天在广场上跳跳舞、在公园里唱唱歌,这是一种活法。可我闲不住啊,老伴有点半身不遂,不过生活还是能自理,洗澡啥的还行。我现在身体还好,也不想光在家伺候老伴,想干点事。再说这几年我们常回到山河村来看看,看到村里还是那么落后,老乡们拉住我的手说:“爱春,你回来带我们脱贫致富吧”。被他们一说,我心酸了,也心动了。我想,我在北京啥也不是,就一普通工人,人家“不拿豆沙包当干粮”。如果重回黑龙江,说不定是块料呢。我把想法和家里人一说,开始老伴还有点犹豫,后来答应了。可我儿子说,“你是出土文物,都几十过去了,现在又冒出来了。”看看,他这么看我。我也不管他怎么说我,还是来了。

    徐桔桔:记得l999年,我们l8位知青,约好一起回山河村看看。没想着,一到那儿,村民们敲锣打鼓地欢迎我们,好感动哦。2007年我来黑河出差,2009年又回来过。记得那时,我们开玩笑说,以后退休了,再回来插队。其实当时只是说说而已。爱春把想法和我说了,我俩一拍即合,在2010年我们真的回来第二次插队了。

    贾爱春:我们在村里租了房,在县里也租了间房。吃啊、用啊、洗啊什么的都挺方便的,就是厕所还没有象城里那样。冬天,我把老伴接过来,他别提多舒服啦,都不肯回北京了。我就是想要换个活法,找到自我价值。我和桔桔带来了60万元到村里。

    徐桔桔:这60万元资金是我们好不容易自筹的,其中还有6

    位知青每人5万元入的股。我的钱是当年在上海买原始股票赚了一部分、也有这些年在外企的积蓄。回到村里,我们先买下宅基地,准备给村里盖楼房办活动室,一开始老百姓不相信,3个月后,房子竖起来了,大家这才信了。

    贾爱春:老百姓需要我们,活着就有滋有味有成就感啊。

    徐桔桔:我们要用这些钱来改变村景、村貌。我们在村里盖起260平米的二层楼房、建了l000平米的文化广场。楼里啥都有:琴、棋、书、画和电脑,一样都不缺,广场上还有各种各样的健身器材,就跟城里一样。我们还在这楼里备了200张桌椅板凳和餐具用品,免费提供给村民办喜事办丧事。

    贾爱春:我们俩就像两颗星星,把村里照亮了。看出来了吧,我是风风火火、桔桔是文质彬彬。好在我们身心健康,无忧无虑才是幸福嘛。我这人呀,高兴呀恼怒呀全都挂脸上。

    徐桔桔:眼下山河村有360口人,土地500晌,也就是7500亩。现在中央有许多惠农政策,有利于农业生产的发展。这个村在黑龙江边上、一直很落后,还差点被撤消、吞并。老百姓说,俺们是后娘养的。我们来了以后,把村民们团结起来,把他们一块块的土地整合起来,组成合作社,这和解放初期的合作社有本质的区别,我们采取每户交5000元入股的方式。哦,对了,上一届村里给留下的资金是23,100元。贾爱春:合作社是2012年1月4日注册,2月16日成立的。县委书记亲自拍板,给我俩任命。成立那天可热闹了,敲锣打鼓、欢天喜地的。

    徐桔桔:合作社成立了,开展了各项活动,以村的名义组织篮球队去参加比赛,年轻人真是开心死了;在县文化局的帮助下,我们还办起“农家书屋”,村民们农闲、冬休就可以来看书学文化。我们还和边防部队一起,举行军民联欢会。他们说,这是过去从来没有的事啊。

    贾爱春:过去,村里死气沉沉的。现在一到晚上或者休闲的时候,村民们唱歌、跳舞、扭秧歌,可热闹哦。

    徐桔桔:以前,村民只关心自己的几亩地,现在实行村民自治、自己管理自己,大家都关心集体了,责任性也强了。贾爱春:我们一定要改变农村一些落后的恶习,比方说赌博什么的,让他们的思维方式也改变。

    徐桔桔:再说说生产情况……

    贾爱春:(兴高采烈地)今年美国大旱,玉米欠收了,而我

    们这儿还好。看来是逮住机遇了,能闹个大丰收,嘻嘻。徐桔桔:是的,今年收成会蛮好的,不过要等最后结算了,才能确定哦。春天我们一半种玉米、一半种大豆。大豆种了三十多年,地熟了,产量会减的,每亩要少收4、5干元,现在估计1垧能收入l5,000元左右。

    贾爱春:县委信得过我俩,我俩是诚信的代言人,就一下给投了200万。

    徐桔桔:我们现在建立了农机专业户,村里只要十几个驾驶员就行,能耕作所有的土地。

    贾爱春:这和四十年前完全不同了,那时铲一垄望不到头的大豆地得半晌午,现在机械化,从播种、铲地、施肥、收割,到成品,全靠机器。

    徐桔桔:其它的壮劳力,就外出去打工挣现钱,他们在村里有股份,秋后能分到口粮,你说还有谁不开心呀?

    贾爱春:(憧憬地)将来我们还要像美国的大庄园主那样,坐在空调房里,看着电脑,动动鼠标,就把粮食打下来。徐桔桔:现在县里都在催我们把明年的计划和预算报上去,我和爱春有干不完的事要做哦。

    贾爱春:我现在63岁了。到了山河,还有那么多人想着你、需要你,把“豆沙包当干粮”了,我心里高兴,每天都亢奋啊。不亢奋就有问题啦,要生病了,可是太忙了,也就没时间生病略,哈哈。

    徐桔桔:你们要回去了,要不然去我们合作社看看。

    贾爱春:下次来,一定去我们那儿哦,你住上几天,会觉着人都年轻,真的。

    因急于要赶火车,谈话进行了不到一小时,只得匆匆告别。日后有机会一定去山河村,看看那里的新面貌。


    (作者原黑龙江虎林杨岗公社杭州知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