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录 | 忘记密码
  • 首页
  • 本会概况
  • 新闻综合
  • 工作动态
  • 学术动态
  • 文化活动
  • 热点专题
  • 会员专区
  • 知青文库
  • 知青史料
  • 知青场馆
  • 知青人物
  • 知青后代
  • 知青生活
  • 视频
  • 图片
  • 征文报刊
    • 最新内容

      最新图片

    最新视频

    祭奠逝去的青春

    ——记 “龙江行”知青回访团祭扫、修葺六女知青墓

    2022年 06月 22日
    来源:《知青》杂志 作者:刘珠耀 点击:
    天下知青都一样:“大返城”时呼啸而去,匆忙而唯恐掉队,决绝而无半点迟疑;但若干年后他们却又聚到一起,回忆同甘共苦的蹉跎青春岁月,思念曾经让他们历经磨难的第二故乡。于是乎,回访的人员一茬又一茬,不少人更是回访了一次又一次。 这不,又一拨知青打


    天下知青都一样:“大返城”时呼啸而去,匆忙而唯恐掉队,决绝而无半点迟疑;但若干年后他们却又聚到一起,回忆同甘共苦的蹉跎青春岁月,思念曾经让他们历经磨难的第二故乡。于是乎,回访的人员一茬又一茬,不少人更是回访了一次又一次。

    这不,又一拨知青打着“三团上海知青龙江行2021.7”的横幅来到了他们的“第二故乡”——现红色边疆农场。回访团在沪组团46人,团长为原三团副团长、三团上海知青联谊会会长徐东明,副团长为三团上海知青联谊会副会长陆芳浩,团员除了三团知青战友和家属,还有团员刘玉良的同事暨邻居涛涛夫妇,他们并非知青却对北大荒、兵团、知青充满好奇与兴趣。回访团途径哈尔滨,受到三团哈尔滨战友的盛情款待,王丽娟(三团哈尔滨知青联谊会会长)、段广信夫妇(原三团现役军人团长段松魁之子)和赵品洁(三团哈尔滨知青联谊会副秘书长)、程普新夫妇更是尽龙江地主之谊,陪同上海战友回访。于是“龙江行”回访团扩充至50人,平均年龄约71周岁。

    这个由古稀老人组成的回访团,团员中虽有返城后首次回访者,但更多的人是第二次、第三次乃至更多次回访第二故乡了。大家心知肚明:对绝大多数人而言,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次回访,是对第二故乡感恩与告别之旅,故而把这次活动看得特别重。组委会事前开了多次筹备会,对回访行程、安全注意事项作了细致周到的安排。当地的乡亲们,也热切期待上海知青回访团的到来。

    这天是7月24日,回访原黑龙江兵团一师三团、现红色边疆农场的首日。

    当天的行程安排多达7项,包括参观位于原三营48连南山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原侵华日军胜山要塞、出席农场举办的欢迎招待活动、参观农场现代农机展与高产示范田、游览与俄罗斯隔江相望的农场江边公园等,但最重要的为下列两项:

    1、参观小河西知青纪念碑并合影留念;

    2、祭扫位于一架山下、黑龙江边的六女知青墓。

    这一碑一墓是是当年三团一万多名各地知青屯垦戍边、奉献青春的两个最为重要的见证和印记。

    “第二故乡小河西知青纪念碑”建于2008年,由当时在省计委农经处任职的原45连哈尔滨知青李海利牵头设立,背面镌刻着350名下乡于此的哈尔滨、北京、天津、上海知青的姓名。因红色边疆农场域内设立知青纪念碑的仅此一处,于是这里成为原一师三团回访知青团队的必到之处。

    旅行大巴抵达小河西时,乡亲们已事先把知青广场打扫得干干净净。战友们在知青广场上浏览,在知青纪念碑前留下回访红色边疆农场的第一张合影。曾经在小河西工作、生活过的战友,则抓紧时间在这个熟悉村庄里走上一圈,与乡亲们见见面。因为行程紧,此地不能久留,乡亲们送来自家菜园里采摘的瓜果供远方来的客人享用,新鲜水灵的绿色瓜果承载着他们的一番心意。

    在离开小河西驱车前往一架山的途中,战友们的心情渐渐变得沉重起来,因为下一站是去祭扫六位亡故女知青。

    六位女知青的生命终止于同一天——1970年5月28日。那天傍晚,原三团三营41连打鱼排织网班的女知青们在位于黑龙江边的打鱼点上补完渔网后乘船返回,因超载,途中又遇风浪,小船倾覆,六名女知青和她们的排长、转业军人刘长发被卷入滔滔江水中,不幸身亡。遇难的六位女知青是:天津女知青章秀颖,北京女知青李金凤、贾延云,哈尔滨女知青许淑香、刘毓芳、孙艳,她们的年龄为16-22岁。会游泳的天津女知青杨大丰为该沉船事故的唯一幸存者,当晚,是她拼死游上岸,跑回连部报告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灾祸。

    遇难者的遗体顺流而下,一时间飘得无影无踪,当晚及连续数日的打捞一无所获。这件黑龙江兵团组建以来的第一起重大伤亡事故惊动了界江对岸的前苏联,也惊动了中南海。时值中苏关系最为紧张的时期(珍宝岛事件发生的次年),而国内正进行着轰轰烈烈的“文革”,边境地区的“阶级斗争”以深挖敌特分子为主轴,制造了很多冤假错案,搞得风声鹤唳,人人自危。于是,一起多人失踪的意外沉船事故,遭受了与“叛国投敌”相关的揣测与怀疑,幸存者杨大丰则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盘问审查,被怀疑为织网班叛国投敌留下的内应,直至6月8日刘长发的遗体首先被找到。数月后,在前苏联方面的配合下,五位遇难女知青的遗体在黑龙江下游的两岸及江中争议岛上陆续被找到(贾延云的遗体至今下落不明),连队将她们安葬于打鱼点附近的一架山下、黑龙江边,并于12月8日为七位遇难者举行了追悼会。

    经历这番劫难与曲折后,杨大丰最终选择离开了兵团这块伤心地,后来在知青大返城时回到天津。为纪念遇难的好友章秀颖,杨大丰先后改名杨挚颖、杨知颖。经个人努力,杨知颖事业有成,但“5.28沉船事故”永远是她心中的痛,她以关注遇难战友的身后事为己任,先后发表《5.28啊5.28》《我与秀颖的最后一张合影》《一架山下的六座坟茔》《我的姐妹我的情》等系列文章还原事件真相,悼念亡故战友,致力于为遇难的六位女知青修建墓园,正名。但这一善念好事多磨,一波三折。

    直至2009年7月,在杨知颖及有正义感的李海利等知青战友的一再呼吁下,在一生为知青服务的原一师三团第二政委王志远老领导的直接过问下,曾经受过知青老师教诲的红色边疆农场党委书记张本伟、场长万泰文,主持了六女知青墓的修缮工程(为未找到遗体的贾延云补修了衣冠冢),张书记还亲自撰写了墓志铭,高度肯定六位女知青献身兵团事业的壮举。修缮后的六女知青墓园静卧在奔腾不息的黑龙江边,日夜守望着祖国的边境线,成为三团各地知青屯垦戍边、奉献青春的重要见证和纪念地。

    同年8月,黑河知青博物馆开馆,“5.28沉船事故”的7位牺牲者上了博物馆的展板,因黑龙江在六女知青墓附近有一小湾,墓园所在地被称为“女儿湾”。6年后,当杨知颖第四次去墓地祭扫时,发现墓地已露出衰容,也曾受过知青老师教诲的农场党委书记沈福林应其请求,组织过一次墓园修葺工作。

    “5.28沉船事故”当年在一师三团家喻户晓,全团上下无不为之震惊和悲痛。当大返城之后各地知青重新聚拢起来时,他们不能忘记把生命永远留在黑土地上的战友,安息在黑龙江边的这六位女知青成了大家共同的牵挂。多年来,说不清有多少拨知青回访团队把祭扫六女知青墓列入他们的回访日程,人们想借祭扫活动寄托对所有亡故战友的哀思,也为祭奠自己奉献于这篇黑土地的无奈青春。但是,由于从公路通往墓地的小路没有标识,临近墓地的江边小道夏季又时常涨水无法通行,许多知青回访团队到了墓地附近却无法抵达,最终只能“遥祭”,很是遗憾。

    从小河西去往六女知青墓只有半小时的车程,但回访团一行迷路了,在四季屯通往大五家子的沿江公路(311国道)上耽搁了一个小时,怎么也找不到那条通往墓地的小路。时间已过中午12点,大家未免着急。所幸经养蜂人指点找到公路边的林业检查站,继而在检查站隔壁找到一个知情人,这位好心的小伙子开着自己的小车给大巴带路,这才找到那条崎岖不平的小路,把大巴车引导到江边大坝上。最后一段路程只能步行,战友们抬着祭扫用的花圈在江边的泥泞小道上跟随小车步行。时值大暑后的第三天,中午时分太阳底下酷暑难当,加上此时大伙儿已饥肠辘辘,但无一人掉队。

    当战友们终于来到心心念念的六女知青墓旁时,眼前的景象令大家心生凄凉:因为风化严重,有的墓裙已开始坍塌;墓园的水泥地坪裂了许多大缝,裂缝处长满了一人多高的蒿草;当年在墓地周边种的几排松树全都不见了踪影……

    难以想象在这样杂乱的场景下祭拜六姐妹战友。无需动员,战友们开始拔除墓园里的蒿草,蒿草的强大根系让腹中空空的老人们拔起来颇费力气,烈日的烘烤更让大家汗流浃背,但谁也没有半句怨言。反倒是大伙儿觉得:难得到此祭拜这些孤独的灵魂,能为她们做点什么也算是尽上一份心。

    众人拾柴火焰高,墓地很快被清理出来了,虽显破败,但总算能让大家睁开眼了。于是大家给六姐妹献上花圈,人手一支小黄花,在“龙江行”副团长陆芳浩的带领下向六姐妹的墓鞠躬、致哀,以此寄托素不相识的知青战友们对她们的真诚哀思。

    祭扫期间,那位带路的小伙子一直等候在旁;等到大家祭扫完毕,他又把大家带回原处。多亏了这位素不相识的好心人,否则这场的祭扫活动简直难以想象。或许是“龙江行”战友们的诚心感动了上苍,老天爷给回访团派来了引路使者。临别,徐东明团长双手握住小伙子:“你无私地帮助了我们,我代表全体战友再一次感谢你。”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顺便说一句,小伙子婉拒了知青悄悄向他表示的心意)。当大巴重新启动继续下一行程时,战友们的心情一时难以平复。东明团长的一席肺腑之言,说出了大家共同的心声:“……和她们相比,我们是幸运的,我们有儿辈、孙辈,我们回到自己的城市,有个温暖的家,而她们在这儿孤苦伶仃的呆了51年;我们已经从年少到白头,而她们永远定格在青春。当年的我们已老了,总会有一天,会承受不住旅途艰辛,不能再来,六女知青的父母更不可能会来。今天我们看到这里已荒草丛生,以后来的人会更少……不管她们来自哪个城市,她们和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知青’。今天,我们虽然在此耽搁了较长时间,但我觉得这是我们的义务和责任,我们完成了此行最为重要的一项活动。”

    一次难忘的祭扫活动,把六女知青墓的凄凉景象印在“龙江行”战友们的脑海中,大家总觉得愧对这些把生命留在黑土地上的战友,尤其是这六个弱小的女子,好想为他们做些什么……

    “龙江行”的这次祭扫活动,深深地打动了随行的知青家属,更打动了与知青不沾边的涛涛夫妇,让他们深切感受到知青这个群体的重情重义和超强凝聚力。涛涛在返沪途中就发布了他制作的美篇《黑龙江女儿湾》。

    ……

    回到上海以后,徐东明团长于8月15日在“龙江行”微信群中发了一篇题为《我们不会忘记——7.24祭奠六位女战友纪实》的短文,文章回顾了祭奠活动的过程,提出了修葺六女知青墓的设想,并表示自己愿意捐款。一石激起千层浪,捐款修墓的倡议得到“龙江行”回访团成员的一致响应,包括随行知青家属和非知青家庭涛涛夫妇,三团上海知青联谊会中一些因故未能参加回访的战友也表示了强烈的参与愿望。为此,回访团组委会专门开会商量,发布了《关于修葺六位兵团女战友墓园的建议》,主要包括如下内容:

    1、墓园为红色边疆农场于2009年修建,今番修葺最好由农场方面实施,我们提供资金支持。

    2、若农场方面难以承担墓园的修葺工作,则我们立足于自行解决。但仍需征得农场方面的同意,得到农场方面的支持。

    3、墓园修葺的主要项目为墓地修整、植树和在公路道口设立指示牌。

    4、修葺资金的募集以“龙江行”回访团为主体,以自愿为原则。

    5、项目实施拟请热心知青事业的当地乡亲代为办理,我方负责工程验收。

    上述《建议》得到大家一致认同。

    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龙江行”回访团欲修葺六女知青墓的消息不胫而走,传到外地战友耳中,得到不少外地战友的支持。尤其是北京知青、原45连指导员朱维峰,他不仅表示愿意捐款,还表示愿意亲征。他还联系上了杨知颖,让遇难女知青的亲属章秀英等知晓此事,他们深受感动,愿意出资共襄此举。由此,原本“龙江行”上海知青回访团独家想做的事,成为三团多地知青及遇难者亲属的共同意愿。朱维峰有工程管理方面的经验,在自己的老连队45连又有人脉根底,他有信心赶在上冻之前完成墓园修葺工作。

    于是,他不顾自己年逾七十且患有慢性疾病,于9月6日带着遇难者亲属的《授权委托书》,毅然踏上征途。出发之前,他在原45连职工及其后代中物色了四个帮手,并拜托他们做好了材料、设备等前期准备工作。

    抵达农场以后,朱维峰持遇难者亲属的《授权委托书》与农场副场长王忠孝接洽,双方很快达成如下协议:

    1、此次修墓行动,场方出人配合组织施工,知青及亲友出全部修墓费用;

    2、场方负责今后墓地维护工作。今冬运石料数车,加固墓地北坡,不使倒灌江水威胁墓地安全;

    3、场方为墓地申名竖牌。而农场方面委派的代表正是朱维峰事先物色的帮手之一:红色边疆农场居委会主任王继峰,双方不谋而合。

    征得农场方面的认可与支持,朱维峰立即召集四位帮手到墓地开现场会,确定修葺方案,明确人员分工。

    确定的墓园修葺方案为:

    1、拆除已开始坍塌的旧墓裙,用青砖重砌,上方铺一圈石板。

    2、清理墓园地坪,缝隙处用水泥黄沙填平,再在原有水泥地坪上铺一层3公分厚的花岗岩(火烧石)地砖,干铺法施工,采用高标号水泥和中沙打底,并用填缝剂勾缝,以避免再长杂草;

    3、用防水涂料粉刷墓体及墓园围栏;

    ……

    朱维峰请来的四位帮手及职责分工是:

    王继峰:场方代表。他的身份使项目具有官方色彩,免生枝节;由他负责办理在公路边、江边设立墓地指示牌,在江堤上竖立一块墓地标牌的申报手续。

    罗立国:后勤保障。罗是不请自到的能人,曾担任过连长、农场公安局治安股股长等职务,他自带皮卡车及油料充当志愿者,随时待命,及时解决难题。

    吕维海:项目监理。

    李玉坤:建材采购。既要保证质量,又要货比三家,尽量为工程节省费用。这次选用的地砖是防冻防滑耐日晒的优质花岗岩(火烧石)地砖。

    朱指导一招呼,四位帮手齐刷刷到位,听从调度,全力以赴。但朱维峰一提有偿服务,他们的态度惊人的一致:你若要提钱,请另请高明!他们说,知青为保卫边疆把命都搭上了,我们做这点事算什么?这就是北大荒人的胸怀,这就是北大荒人对知青的情义!

    朱维峰自己责无旁贷,担任项目总管及财务。

    班子搭好之后需寻找施工工人。老职工吕维海利用他在四季屯的人脉,以近乎半价的价格就近招募到能工巧匠前来施工,无需安排住宿,为工程节省了一笔开支。

    工程于9月7日开始备料,9月8日开工。

    根据孙吴县天气预报,一周之内没有大雨天气,所以施工要争取在一周内完成。

    施工人员每天早上6点开工,下午6点收工。由于此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午餐只能自带冷干粮、喝瓶装水,条件十分艰苦。但为了抢在上冻前完工,工人们任劳任怨,保证质量,加紧施工。

    施工期间遇到了一个又一个难题,但都在大家的协同合作和乡亲们的鼎力支持下迎刃而解。

    此前雨水大,通往墓地的土路成了名副其实的“水泥路”,有5大3小八个水坑,罗立国的小皮卡运送建材和发电机免不了误车。不得已他向朋友求援,朋友开来拖拉机救驾,回回都是分文不取,这为施工正常进行提供了重要保证。

    山上没有电,地砖切割不了。罗立国到朋友扈广军处租借发电机。听说是为了给知青修墓,扈广军坚决不收租金,还说是“你要给钱,咱就不唠了!”借到发电机后,发现机器上没有电池,罗立国立刻从自家拖拉机上卸下电瓶装上。继而又发现缺少电瓶充电线,14连的宋师傅闻讯立刻送来。就这样,但凡知道是给知青修墓,租借物品全都不肯收钱,让我们深深感受到北大荒老百姓对知青的尊重与厚爱,感受到第二故乡的温暖。

    工程接近尾声,连续工作三天的发电机烧了。王继峰立刻驱车拉上发电机去大五家子农机厂抢修。技术人员检查后说:没有三天时间修不好。工期不等人,后天还有雨,急死人。关键时刻吕维海救场,回四季屯借来了发电机。

    ……

    就这样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历时8天,修墓工程于9月15日圆满竣工,朱维锋与全体施工人员,及从哈尔滨赶来的原三团兵团战友,举行了竣工仪式。

    申报、制作、竖立指示牌和标牌的工作同步跟进,同期竖立在指定位置。从此,兵团六女知青墓成为一个地标,人们前往祭扫再也不会迷路!

    至此,上海“龙江行”回访团修葺六女知青墓的设想意外地拓展为众多方面的共同意愿,并在北京战友朱维峰的冲锋陷阵下,在红色边疆农场父老乡亲们的鼎力支持和无私奉献下得以基本实现(加固墓地北坡、植树等后续项目会继续进行),上海知青“龙江行”回访团、“5.28沉船事故”遇难者亲友、京津哈多地战友为此举捐助了所需资金。

    在此,上海“龙江行”回访团真诚感谢朱维峰战友和第二故乡的父老乡亲帮我们圆梦!愿“5.28沉船事故”的遇难战友和所有把生命留在北大荒的知青战友安息!

    感谢霞客、涛涛等众多回访团成员提供回访过程等信息!

    (作者原为黑龙江兵团一师三团上海知青)

    备注:本文插图见彩页6《黑龙江兵团一师三团知青祭扫、修葺六女知青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