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录 | 忘记密码
  • 首页
  • 本会概况
  • 新闻综合
  • 工作动态
  • 学术动态
  • 文化活动
  • 热点专题
  • 会员专区
  • 知青文库
  • 知青史料
  • 知青场馆
  • 知青人物
  • 知青后代
  • 知青生活
  • 视频
  • 图片
  • 征文报刊
  • 北大荒穗柴的记忆

    2018年 12月 06日
    来源:《知青时代》报 作者:孔繁铉 点击:
    我曾在北大荒农场戍垦戍边务农10 年,对北大荒农场知青和职工家属们,使用穗柴做饭、取暖变迁仍记忆犹新。 北大荒农场家属区域,每家门口,相隔住房一段距离,有规范地码着一长溜麦垛,如同小矮茅房。家属家的小院里推放这一点木柴。屋内有两口铁灶,灶台烟

    我曾在北大荒农场戍垦戍边务农10 年,对北大荒农场知青和职工家属们,使用穗柴做饭、取暖变迁仍记忆犹新。

    北大荒农场家属区域,每家门口,相隔住房一段距离,有规范地码着一长溜麦垛,如同小矮茅房。家属家的小院里推放这一点木柴。屋内有两口铁灶,灶台烟道连着火炕道,火墙,起到冬季取暖,春夏秋季使屋干燥作用,三季用麦穗当燃料即可,寒冷的冬季必须用柴火烧,才能取暖,烧木柴最优势,有木炭闷着,散发余热,暖和十几小时不成问题。炉膛里清出柴膛灰撒在自留地,是极佳肥料。

    北大荒农场耕种小麦为主,面积要占百分九十以上,其次,黄豆、玉米、谷子。地里的麦穗,用牛马车一车车送至家属区各家各户,用于家属做火烧的燃料,到了冬季必须上山砍柴,柴火盛旺,才能确保室内温暖。我曾在北大荒期间,曾有几年春节期间自愿留下来值班,维持自我生活。木柴燃烧到差不多,就跟车上山砍柴,天蒙蒙亮就出车,打近傍晚才返场,家属招待热情好吃好喝。

    我场位于小兴安岭的微山脉朝阳林场。我曾两三次上大小安岭上山灭火。一旦小兴安岭、大兴安岭发生森林火灾,农场知青便成灭火主力军,上山打火,保护原始森林资源。农场只留机务队坚持农业生产,这样农业生产、森林灭火两不误。我几次上山灭火,过着流浪生活,食的是饼干,喝的是沟水。地当床,天当被,必须坚持在山中,控制火势,消灭灾情。

    从1972 年起,从场部部门单位,到近场部的分场,逐步延伸到边缘分场生产队,知青食堂、知青宿舍都用原煤燃烧解决日常生活需求, 生活条件大大地改善。小大安岭的原始森林得到有效的保护与利用相结合。但是农场职工家属区,尚未解决燃料问题。

    农场知青是农业生产,上交国粮的主力军。如今,农场场部如小城镇,分场职工家属都迁止场部住进高层住宅,自然解决了一切,室内有暖气供给,燃烧用上燃气,用上了自来水,农场的大小环境起根本性变化,农场职工走出来人的打扮,成与城里人相比媲美。

    自古来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柴之于民生,首等要务,自猿人会使用火,人类的吃用生活发生变迁,千年万年,生生不息的柴火,延续至今,现有了燃气有了家用电器,人类生活条件发生了巨变,然而,北大荒的穗柴之恋,宛如还在脑海中,时稳时现,历历在目,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