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录 | 忘记密码
  • 首页
  • 本会概况
  • 新闻综合
  • 工作动态
  • 学术动态
  • 文化活动
  • 热点专题
  • 会员专区
  • 知青文库
  • 知青史料
  • 知青场馆
  • 知青人物
  • 知青后代
  • 知青生活
  • 视频
  • 图片
  • 征文报刊
  • 官拜带队连长

    2018年 12月 06日
    来源:《知青时代》报 作者:余国成 点击:
    1968 年我们第一批上海知青,坐上三四天火车从上海到达佳木斯之后,换上汽车, 一个半天到达师部, 在那里过上一夜,然后再坐上一个半天汽车才到达团部。总之,将近一个星期车程才最后到的连队,而这中间两三个半天汽车所走的都是坑坑洼洼的沙石路,直到我们

    1968 年我们第一批上海知青,坐上三四天火车从上海到达佳木斯之后,换上汽车, 一个半天到达师部, 在那里过上一夜,然后再坐上一个半天汽车才到达团部。总之,将近一个星期车程才最后到的连队,而这中间两三个半天汽车所走的都是坑坑洼洼的沙石路,直到我们心中自己编织的军营梦在长途颠簸中完全击碎。

    记得,好像当时的我临危受命被光荣地指定为一车知青的领队——呵呵,我就在那几天当过大领导——官拜带队连长!有道是“举贤不避亲”,平心而论,那时我虽没显示什么领导才能,可也展现了领导应当有的风格噢,值得在这里自我表扬一下。

    光辉事迹之一,那就是让大家坐到前面的位置,自己坐到最后一排的位子,以便享受更大的颠簸。而为了抵抗坐垫对屁股的剧烈撞击,我无师自通地发明了一个办法,就是没等你这坐垫撞上来,我先跳起来,并向同车的战友夸口:“呵呵!我惹不起它,总还躲得起它吧?”惹得大家哄“车”大笑,同学周学东笑称我说:“你成了跳高连长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完了,因为我一得意,使劲蹦跳,结果,就把脑袋呯呯地撞到车厢的天花板上,整得个满眼冒火星⋯.

    光辉事迹之二,那就是排队领服装谦让在后,居然获得了“特殊”待遇。9 月16 日我们结束长达五天的路程,到达了23 团团部, 当时气温骤降,还穿着单衣的我们,被集中到大食堂排队领取冬衣。

    忽然,发衣服的工作人员对自觉排在队尾的我高声喊道:“余国成,你到前面来,大号都领完,剩下只有三号、四号的了,你在这里个子最高,你就拿件三号的吧!” 

    我这才挤到前面,将那件三号的棉军服生拉硬扯地往身上一套,只觉得紧巴巴的,不很舒服,可也没办法了。后来,过了没多久,我的军绿棉祆一个袖子慢慢就蹦脱了线,最终没能像别人的那样保存下来成为文物。

    上海荒友薛桂荣调侃说我“现在这么帅,靠三号衣绷的”,同学赵全国则点评:“那叫残缺美。事虽小,却令人,特别令经历过那段生活的军垦知青回味无穷。”荒友北京小妞李秀兰却有不同意见:“ 实您应该拿最小的,当背心穿。我应该拿大号的,腰里扎一根麻绳,又是衣服又可以当裙子。哈哈!” 

    光辉事迹之三,我这特能扫盘吃肉的“肉祖宗”在那天团部接风宴上就开始声名鹊起。团部招待我们的第一顿饭不错,有肉有鱼,而因为我对猪肉既能吃瘦也能吃肥,更是特别地占便宜,不用说同桌男战友甘拜下风,邻桌的女战友更是干脆整盘整盘地给我端过来。

    谁知,后来这居然在二连蔚然成风,一到吃肉的那天,女战友甚至经常把没动过一筷子的整盘炒肉片端到我面前。佳木斯荒友高顺喜欢这样形容我:“我的妈呀,两大牛眼一瞪,吃得嘴嗞嗞冒油”。

    可我不光腆着脸吃着,嘴还振振有词:“对对!最高指示‘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嘛!”偏偏我的老同学周学东不以为然,很经典地点评道:“你这是不浪费啊,却是极大的贪污!”又弄得我无言以对,你说扯不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