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录 | 忘记密码
  • 首页
  • 本会概况
  • 新闻综合
  • 工作动态
  • 学术动态
  • 文化活动
  • 热点专题
  • 会员专区
  • 知青文库
  • 知青史料
  • 知青场馆
  • 知青人物
  • 知青后代
  • 知青生活
  • 视频
  • 图片
  • 征文报刊
  • 当前位置:首页 > 知青人物

    “我是北大荒人”

    2015年 06月 15日
    来源:《生命记忆》 作者: 点击:
    陈越玖 ,宁波女知青,1951年出生,宁波市第5中学1968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5月下乡,在 黑龙江生产建设 兵团21团4营1连当饲养员,次年担任畜牧卫生员。她勤奋好学,刻苦锻炼,热情助人,身患绝症仍坚持劳动,顽强地与病魔斗争。1975年4月2日,加入中国共产党

     

    陈越玖 ,宁波女知青,1951年出生,宁波市第5中学1968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5月下乡,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21团4营1连当饲养员,次年担任畜牧卫生员。她勤奋好学,刻苦锻炼,热情助人,身患绝症仍坚持劳动,顽强地与病魔斗争。1975年4月2日,加入中国共产党,次日病逝。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的唯一要求是“一定把我的骨灰送回雁窝岛,我是北大荒人”,当年《人民日报》介绍了她的先进事迹。

     

    19695月,陈越玖来到北大荒,在地处三江平原东部雁窝岛上的兵团21团(八五三农场)4营1连畜牧排当上了饲养员。同来的伙伴们同情她,担心她干不了。这位圆脸蛋的南方姑娘笑眯眯地说:“张思德乐于为人民烧炭,最后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难道我就不能在边疆喂猪吗?”喂猪每天需用上百桶水,她天天打水挑食,抱着辘轳能一气摇十几桶;猪圈每天都要扫圈出粪、装车送肥,她跟着老职工一齐干。有大粪块从车上滚下,她会放下铁锹用双手把粪块抱上车。饲养员身上有多少牲畜粪尿,她身上就有多少。老职工赞扬说:“这姑娘不怕脏,有出息!” 一年后,她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后来当选连队团支部委员和营团工委委员。

     

    当饲养员的陈越玖

    19706月,连队让陈越玖担任畜牧卫生员。有人摇着头说,没听说过让大姑娘当兽医的。天真纯洁的小陈姑娘却下定决心要干好这一行。她第一次给病马打针时,被马踢倒在地,她忍着痛爬起来再扎第二针。她学阉猪,有人说这是“下贱活”,劝她别学。她认为革命青年应当扫除那些旧思想。阉猪要靠手劲,她人小力不足,就在宿舍里独自练手劲,后来她两分钟就能阉一只小猪,干得很利落。她还设法买或借来各种畜牧兽医书籍阅读,遇上处理死猪,她不顾难闻的气味,操刀解剖,仔细观察,对照书本学习病理。给病马进行直肠检查,她一撸袖子,把整个手臂伸进马的肛门里,小伙子见了直打怵,都说她是个“不听邪的姑娘”。陈越玖就是靠着这种刻苦精神,大胆实践,很快掌握了三十多种牲畜和家禽疾病的防治方法,并学会使用针灸和中草药,成为全团优秀的畜牧卫生员。

     

    当兽医的陈越玖

    陈越玖是一个助人为乐的人,把战友视作兄弟姐妹,同宿舍的上海知青小曹和小汪只有十七岁,陈越玖热情地关心她俩,主动担水、劈柴、烧炕,还经常帮她俩洗衣服做被子。老饲养员温大爷,独自住在马棚的一间小屋里,陈越玖经常去帮他收拾屋子,洗衣拆被,缝缝补补。饲养员刘桂英的爱人冬天上山伐木,陈越玖顶风冒雪,坚持为她家挑水,一直挑了4个月。

     

    陈越玖虚心向老农求教

    1974年春,雁窝岛掀起了“农业学大寨”的热潮。在填塘整地的劳动中她和一个棒小伙搭伴,抬着大筐的土一路小跑,满头是汗,其实这时病魔已悄悄向她袭来。到了夏天,她频频腹痛,病情越来越重。领导催她到团部医院检查,40多公里的路程,她上午去,下午就赶回来继续干活。7月24日,陈越玖郑重地向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她说:“老一辈垦荒战士为开垦这块土地舍生忘死,我这点病算个啥?”依然带病参加劳动。收割大豆时,她用镰刀顶住疼痛的腹部,坚持在秋收第一线。10月下旬的一天,她吃力地背起一袋饲料,突然身子一软昏迷过去。连领导和在队蹲点的团长强令她停止工作,回家治病。临行前,她紧握着战友们的手说:“我很快就会回来,我一定要回来!”

    1975年初,陈越玖转到上海长征医院,被确诊为乙状结肠癌晚期。医生第一次手术就切除了三个拳头大的肿瘤。在医院里,陈越玖没有气馁,没有悲伤,积极配合医生治疗。病中的她最思念的是千里之外的雁窝岛,她说:“我要争取尽快恢复,好早一点回北大荒。” 每当战友前来探视,她总是急切地询问连队的情况,从早雪对秋收的影响,到猪仔的成活率,问个不停。一连串的问话,湿润了战友的双眼。曾去探望过陈越玖的连队团支部副书记吴凤英说:“见到她那么乐观,一路上准备好的安慰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了。”病魔是无情的,残存的癌细胞又扩散了,陈越玖出现了腹水,医院决定给她作第二次手术。当医生征求她意见时她竟问道:“动了手术,我还能回北大荒吗?”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这姑娘病到这种程度,还想着北大荒!手术和药物未能制止癌细胞的扩散,陈越玖年轻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可她对边疆、对同志火一般的感情仍然那样炽热!她痴情地对来探望的同志们说:“把我带回去吧,我要看看连队……”母亲心疼女儿,常常以泪洗面,她便安慰妈妈:“人总是要死的。” 

    4月2日,陈越玖病情急剧恶化,呼吸急促起来,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向日夜守护在身旁的战友曹丽萍说:“转告……党组织,一定……把我的骨灰……送回去,我是北大荒人!”就在这一天,21团党委向陈越玖发出一封电报,通知她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了。4月3日清晨6点40分,陈越玖没有来得及听到这个她渴望已久的消息,心脏就停止了跳动,年仅24岁!

    团党委做出了向陈越玖同志学习的决定,并根据她生前的愿望派专人把她的骨灰运回雁窝岛。54日,《人民日报》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同时以《我是北大荒人》为题,报道了她的先进事迹。

    6月1日,21团在雁窝岛上举行了陈越玖同志追悼大会。会后,人们怀着崇敬的心情,把她的骨灰安葬在雁窝岛烈士陵园。

     

    (郑加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