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录 | 忘记密码
  • 首页
  • 本会概况
  • 新闻综合
  • 工作动态
  • 学术动态
  • 文化活动
  • 热点专题
  • 会员专区
  • 知青文库
  • 知青史料
  • 知青场馆
  • 知青人物
  • 知青后代
  • 知青生活
  • 视频
  • 图片
  • 征文报刊
  • 当前位置:首页 > 知青人物

    太能干了,本初!

    2015年 06月 15日
    来源:《生命记忆》 作者: 点击:
    徐本初 ,男,上海知青,生于1949年8月7日,上海市北虹中学1968届高中毕业生,1969年5月21日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2师12团(名山农场)9连,先后任连队统计员、农业技术员,1975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9月调任12连连长,1977年3月7日,因一氧化碳中毒身亡,年


     

    徐本初,男,上海知青,生于1949年8月7日,上海市北虹中学1968届高中毕业生,1969年5月21日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2师12团(名山农场)9连,先后任连队统计员、农业技术员,1975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9月调任12连连长,1977年3月7日,因一氧化碳中毒身亡,年仅28岁。

        

    1977年3月17日,北大荒依旧寒冷异常。名山农场(原兵团12团)在12连为该连连长、上海知青徐本初举行了一场隆重而又俭朴的追悼大会。全连干部战士、职工家属肃立默哀,徐连长原先工作过的9连和其他连队的许多知青也赶来为他送行。

    追悼会后,大家含泪将装着徐连长骨灰盒的灵柩安葬在名山的向阳坡上,面对公路,面向南方。开春后,战友们又在墓穴周围栽了一圈小松树。

    徐本初匆匆地走了,人们无不为失去一位好同志好战友而惋惜悲痛。

    徐本初自幼聪明过人,大概是得益于当会计师的父母亲的遗传因子吧。小本初平时学习成绩一般,关键时候却出手不凡。有一次,参加区里的数学竞赛,竟然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获得第一名,为学校赢得了荣誉,老师们都很喜欢他。

    徐本初上有一个姐姐,下有弟妹4人,虽然排行老二,却是父母最放心托付的孩子。60年代初,正是三年困难时期,外婆病危爸妈赶去乡下,才12岁的小本初就是家里的大男人,在有限的生活费用和票证的条件下,带着弟妹,把家中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后来父亲被派到郊区工作,无论家中的什么难事,他都能应对,从不用父母操心。

    从小的锻炼,使徐本初在下乡之后,表现出了极强的动手能力和管理天赋。不到半年就担任了连队统计员, 1970年1月又被选拔为农业技术员,

    为了干好这项工作,他让家里寄来农业科技方面的书籍,他自制大规尺,一步一步地丈量土地,认真验算下种量和施肥量。他每天下地头,查看墒情和农作物长势,及时了解和发现问题,提出切实可行的方案措施。他还领衔成立了农业科研小组,开辟了试验田,培育优良品种,摸索科学种田的技能。1971年,黑龙江全省遭受自然灾害,致使农作物大面积减产。9连的庄稼却长势良好,获得了丰收。1972年,本初带领科研组在大田里试用化学除草,在夏锄中充分发挥机械的作用,节约了大量劳动力,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这年秋收,9连又获得了大丰收,小麦亩产猛增了40%,达240余斤,是建连以来最高的一年,在全团名列前茅。1975年初,连队贯彻精兵简政的精神,将统计员的工作归入技术员岗位,徐本初的工作量一下子增加了许多,但他毫不计较。他给家中写信时说:“肯定要比往年更忙一些,但只要我把时间安排好,工作可以搞好的。”他刻苦钻研的学习精神和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得到了组织上和同志们的一致好评。

     

    徐本初书信遗物

    1975年5月13日,徐本初加入了中国共产党。9月调到12连担任连长。12连是团里的大连队,土地要比9连多出一半,却是团里的低产连队。徐本初是个从不向困难低头的人,他深感责任重大,勇敢地挑起了这副重担。

    那几年,每年都有大学招生和企业招工的指标,知青们人心思动,有的已经返城。作为下乡知青,没有不想家,不想回城的,但徐本初舍小家顾大家,无条件服从了组织的安排,他在1975年10月的家信中说“当上干部,上学和招工的机会就没了,只好安心在这里工作了。”

    徐本初是全团知青中担任连队主管的第一人。为了不辜负党委的重托,他对自己的要求也更高了,他身先士卒,脏活累活带头干,没日没夜地工作;他分配活儿公平,指挥生产内行,很快就受到全连干部战士的拥戴。功夫不负有心人,仅仅一年,连队的生产形势就迅速得到改变。1976年的麦收就比1975年多收了130多吨,单产提高了17%,完成了国家计划,连队也步入了盈利行列。

    1977年是文革结束后的头一年,国家百废待兴,徐本初也干劲倍增,做好了扎根边疆的准备。那年春节他携女友回沪探亲,拜见了双方父母。在这种情况下,他心中最惦记的还是连队的备耕工作,没有等到元宵节,就提前返疆了。回到连队的当晚,他就参加了支部大会。第二天,不顾旅途劳累,带着干部们跑地号,晚上就开会确定春播计划。

    几天的紧张工作,徐连长感到头疼,并伴有恶心,其实这已是一氧化碳中毒的前兆,可徐连长以为是劳累所致,在连队卫生室要了点感冒药依然坚持工作。连部就是徐本初的宿舍,那铺小炕的烟道已到了该清理的时候了,本来连里有专人负责清理烟道炉炕的,可徐连长太能干了,自打他上任起,这些事都是他自己动手解决的。一连几天的会议,浓烈的烟草味呛得人头晕,也有人觉得是烟道有点堵塞了,指导员让本初早点安排人清理一下。本初说:“我自己会整的,下周吧,我一定抽空搞。”

    3月6日,他上午跑地号,下午赶到医院去看望一位住院治疗的职工,晚上开会到10点多。3月7日早上,徐连长没像往常一样早起,大家觉得他太累了,让他多休息一会吧。上午9点多钟,连部还是大门紧闭,没一点动静。这时,大伙觉着有点儿不对劲,便上前敲门,屋内没有反应,呼喊,也无应答声,于是众人破门而入,才发现徐连长已经不省人事了。大家赶紧把他送到医院,医生做了好长时间的人工呼吸,希望出现奇迹,最终无济于事,大夫作出了“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的诊断。

     

    战友泣别徐本初

    徐本初的父亲和妹妹在上海市虹口区知青办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前来料理后事。父亲为爱子选择了一个有西湖图案的骨灰盒,寓意南方的故乡。老人强抑悲痛,决定将孩子的骨灰留在名山,留在他成长起来的地方,留在他为之奋斗的黑土地上。徐本初的女友,悲痛欲绝,对天哀叹:“本初,你太能干了,却惟独不会照顾自己!”

     

    徐本初追悼会

    3月15日,本初的遗体在萝北县火葬场火化。17日,农场党委在12连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

    徐本初的一生只有短短的28年,但他谦虚谨慎、联系群众、兢兢业业、刻苦钻研、不怕困难、勇挑重担,体现了共产党人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他为建设边疆贡献了他的全部。他是个好党员,好干部,好知青。 

               

         (刘宏海根据徐本初妹徐静镠,战友陆玉洁提供资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