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录 | 忘记密码
  • 首页
  • 本会概况
  • 新闻综合
  • 工作动态
  • 学术动态
  • 文化活动
  • 热点专题
  • 会员专区
  • 知青文库
  • 知青史料
  • 知青场馆
  • 知青人物
  • 知青后代
  • 知青生活
  • 视频
  • 图片
  • 征文报刊
  • 当前位置:首页 > 知青人物

    泅渡的悲恸

    2015年 05月 23日
    来源:《生命记忆》 作者: 点击:
    于长胜 ,男,哈尔滨知青,从哈尔滨市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5师67团23 连(今金边分场2队),后调入武装连任排长。1971年7月16日,在武装泅 渡演练时,被急流冲走,不幸遇难,被追授为烈士。 一九七O年五月,兵团建制调整后,查哈阳农场分为三个团,即五十团

    于长胜,男,哈尔滨知青,从哈尔滨市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5师67团23连(今金边分场2队),后调入武装连任排长。1971年7 月16日,在武装泅渡演练时,被急流冲走,不幸遇难,被追授为烈士。


    一九七O年五月,兵团建制调整后,查哈阳农场分为三个团,即五十团、五十五团、六十七团。于长胜是六十七团武装连的排长。在中苏关系紧张,随时准备打仗的年代,武装连战士配有枪支,担负着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任务。

    为了纪念毛土席畅游长江,也为了锻炼部队,提高战斗素养。兵团五师委托五十五团举行一次武装泅渡活动。演练的地点选在查哈阳水利枢纽的主干渠之首诺敏河段。诺敏河宽约500米,看不清河对面人的五官。

    五十五团作训股副股长赵汇负责组织和指挥这次演练。其实,这支六十人的队伍已经训练半个月了。泅渡的线路是斜向的,定为1500米。

    七月份.是北大荒的夏季,也正值汛期。从夏到秋,嫩江平原的气候是多变的。蓝天白云下骄阳似火,不知何时,会从天边飘来一团乌云,转眼就变得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一片。老乡们说,那是孩儿的脸,哭笑无常。

    七月十六日,预定的演练日子到了。那天天气应了老乡们的话,情况不理想,一早就刮起了大风,河水每秒流速达到350立方,比平时湍急了许多。到午后,大风依然在刮。但这一天,是伟大领袖畅游长江的纪念日子,全国有多少人将在这天跃入江河湖海啊。那个年代里,人们已经习惯了选择特定日子和时间来表达适合政治气候的倾向,只要不是上级下令,一般不会轻易改变既定方案。现役军人赵汇,—个小小的副股长,他没有权力改变演练方案,也不敢自作主张变更方案。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军人,只知道按照原定计划执行。何况战士们不携带武器已经成功进行了五公里的顺流泅渡,眼下战士们虽要携带武器,但行程才1.5公里,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大家团结一心,一定能战胜困难,取得胜利的——当时的指挥员们一定是这么想的。

    河的斜向两岸出发点和登陆点都插上了红旗,还来了许多观战的战士。参加演练的战士们身背钢枪,腰系子弹带,斜挎着手榴弹,全副武装,精神抖擞,准备在风浪中一搏。战友们期待着他们圆满完成任务凯旋。

    预定时间到了,指挥员们还是临时作了一些调整,先派出一个六人小分队下水试演练,于长胜是小分队中的一员。随着赵副股长一声令下,小分队按三三制编队,跳进急流中。谁知,游到河中心,狂风骤起。据农场退休干部袁军回忆说,当时的浪已经超过了半米。战士们虽然奋力搏击,但渐感体力不支,只觉得两腿发沉。机灵点的战士开始卸下枪支和手榴弹,扔在河里,轻身应对,先后游过河去,捡回了一条命。据他们回忆,当时也作过思想斗争,武器是军人的生命,扔掉了武器,如同临阵逃脱,是要受处分的。可是,在与死神的搏斗中.求生的欲望总会给人力量和胆量。“挨处分就挨处分吧,生命要紧。”于是他们活着回来了。

    于长胜没有上岸,五十五团三营二十二连的排长俞启也没上岸。赵股长意识到出大事了,马上派船沿河寻找。湍急的河水早已把两人冲走了,连续几天一无所获。

    一个月后,一个放牛人提供线索,见有尸体被冲在岸边。领导和战友赶去一看,已面目皆非,唯一清楚的是身上斜挎的步枪和子弹。

    于长胜和俞启的牺牲,是个令人心痛的悲剧。

    (马明远)